管理人:西乙训
商用约稿走私信或qq 985630402

WB @西乙训

ASK:http://ask.fm/Innogell (欢迎来玩w

前4p主神史雷+导师罗泽的paro

后6P各种涂鸦

+加一个主神史雷paro的短文

祝食用愉快




再会的房间


主神史雷,导师罗泽

剧情捏造,时间线捏造,设定捏造

因为经历不同所以性格偏差

有点沉稳的史雷和有点焦躁的米库

写完发现自己是罗泽苏(划掉)


以上OK?


罗泽收到了一个委托人的信息,于是她们一行人通过一个山洞绕开战场,来到了蕾迪勒克。

但是如果要说起整个旅行的开始——她离开风之骨独自行动的那一刻开始则大概是三个月前的事了,理由在此也不需要赘述,罗泽自己对团中的同伴们闭口不提,就算是艾吉尤也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


“嘛,虽然说乱世之中会出现导师这种传说是个人都听过,但如果要说那个导师就是暗杀集团的首领的话,就算是我也不会信的。”红发的少女摆摆手,对自己的主神说道。


少女的皮肤非常洁白,手甚至比同龄人的看上去都要小那么一点,薄薄的,柔嫩的皮肤包裹着纤细的关节,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大理石的工艺品一样。单看手的话别说是暗杀者或者商人,反而像是大贵族家备受宠爱的小女儿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一个人扛着是不行的。”主神没有放弃,继续开口说道“别说什么你们都是我的同伴之类的话,天族和人类是不同的——你能看到我们,接触到我们,这可能对你造成了错误的引导。导师的力量是能对整个世界产生影响的东西,对一个人来说负担太重了。”


这段话对于被称为主神的这个天族来说实在是有些老气了,他的样貌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有着一双非常清澈的眼睛,从这样的人口中说出晚餐的菜谱还可以接受,一旦说起世界存亡的话题难免有些倒错感。


但是少女却像是习惯了一样毫不在意的回话了

“我知道啦史雷老师,不过像我这样的人随便找从士的话可是会被抓去监狱的哦。”


一般来说聊天到这里就该结束了。

之前也有过几次相同主题的对话,都被年轻的导师用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强词夺理的回避了。


“也不是说一定是从士”天族继续说道“从士的状况对你自己也会有影响,选择当然是越谨慎越好。但是一两个理解你的处境,能够提供帮助的人总是必须的。”


少女陷入了思考之中。


“比如艾吉尤他们,你自己也说过的吧,他们就像是你的家人那样。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的家人呢。”

天族的话并不是一个问句,事实上他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迟疑过,恐怕不是不理解罗泽的做法,而是理性的觉得寻求帮助的话会更好一些。


“那么你呢。”


罗泽从旅馆简易的木床上站起来,向着天族走近了一步。


这个单人间本来就十分狭窄,所有家具之间也就是可以让一个普通体型的成年人通过的宽度,所以这么一来,少女和天族之间的距离就变得微妙起来。

还不是胁迫的距离,少女的表情也十分的轻松,她那双奇妙的、安稳的蓝眼睛里还闪着愉快的光,所以这个动作不会让人觉得危险。但史雷还是感到自己的呼吸停滞了一下。


因为少女就算是杀人的时候也依旧是这样的。


“那你为什么不寻求帮助呢,向你的家人?”

罗泽的目光瞥向窗外。


玻璃外面其实没有人,但之前米库利奥和特泽尔出去探查街道情况的时候就是从那边出去的。

现在望过去的话,就像还能看到他们离开时的背影一样。


看起来很年轻的天族叹了一口气,眼神似乎穿过面前的少女和房间里斑驳的墙面,停留在某个遥远的幻影上面。


“这不一样。之前给水之天族使用的神器已经损坏了,在我们找到水属性的神器之前还没有让他加入的必要.....但这么说也只是漂亮话而已,确实是我的私心。”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抱歉。”罗泽咕哝了一声,坐回到了床上。


“不不,”天族并没有真正的消沉下去,脸上依旧带着他一贯的,让人放松的笑容。“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因为主神契约的原因我不能直接告诉你。”


罗泽想起她一开始追问之前的导师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的时候,史雷追着根本不存在的蝴蝶跑的样子,也笑了起来。

“那次还真是厉害呢。”罗泽说,然而还没等她用那时真正有趣的地方——被完全没有意识到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能回答】的罗泽,用无尽的追问逼到躲去水之天族身后,最后甚至企图用最喜欢米库了这样冲击性的发言来转移注意力——这件事来逗弄自己的主神,窗外就传来轻轻敲击玻璃的声音。


“啊,特泽尔,米库利奥。”罗泽窜上前去打开窗。“有什么发现吗?”


“委托人年纪很大了,住在城西,看上去不是可以付得起联络信上写的那些金额的样子。”风之天族顿了一下,感受到屋里远高出外面的温度,赶紧关上了窗户。“会感冒的啊罗泽。”


“没关系没关系,人家看到特泽尔太开心了嘛。”

在场的三位男性一起打了个冷战。


“咦,怎么了?”

少女坐在床上晃着腿,用眼神催促大家继续刚刚被打断的话题。

“我觉得这是个圈套。”风之天族说。

“街上的污秽比想象中的还多,史雷。”

被点名的主神看着白发青年点了点头

“人心会产生污秽,污秽也会影响人心,王都恐怕不剩几个心灵纯净的人了吧。虽然不能直接断言一定是个圈套,但最好准备好了再去。”


“知道啦知道啦。”女孩子摆了摆手“不如我们现在就走?”


“哈?”米库利奥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等等,我同意史雷的意见。”特泽尔也补充道。


“但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去的吧,对吧。而且普通人看不到天族。真的出问题的话,你们也会帮我的对吧。”罗泽愉快的说。


于是情况变成了他们在初冬的夜晚摸到了委托人家中...的房顶上。


“所以说为什么又是房顶?”水之天族将在寒风中缩着脖子的史雷挡到身后,不满的说。


“风之骨的传统。”特泽尔啧了一声“别过保护了,我们又不会感冒。”

“你才是吧,这护短是要护到什么时候。”白发青年毫不犹豫的反击道“别说观察几天,我们可是连点都没踩熟就过来了啊。”

“等等米库利奥,事情还没有那么严重....”史雷开口。

“史雷也是,要纵容她到什么时候?”


不管怎么说作为导师来讲,要保持心灵的纯粹还是不要杀人比较好吧。


正在他们争论的时候,女孩娴熟的勾开二楼没有锁上的窗户,一个翻身跃进了屋子里。


罗泽带着面具来到看起来像枯木一样的老人面前,整个主卧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而且弥漫着一股常年不见阳光的地方特有的,腐朽和潮湿的气味,在冬天让人格外的不舒服。


“我是风之骨。”少女压低了声音,站在离老人5米左右的地方。

“我们收到了你的信。”


老人的喉咙里含糊的发出了几个嘶哑的音节,被淹没在窗外呼啸的风声里。


听不到,罗泽皱了皱眉,对方看起来完全威胁不到自己,之前遇到这种情况她通常会走近些,但这个房间太压抑,也可能是出门前和天族们的对话的原因,她感到有些不安。


老人似乎想要站起来,动了几下,但没有成功。

她浑浊的眼睛看着罗泽,摆了摆枯瘦的手示意她上前去。


“啊,对不起啊小姑娘。”老人几乎是用气音在说话。“劳烦你了。”

“不,应该的。”罗泽回答道


“可以让我听听你的委托,和理由吗。”

“当然。”


他们一家曾经很富足,虽然不是贵族,但儿子名下经营着一个矿场,孙子孙女也很可爱,一家人生活得非常幸福。

直到儿子死于非命,之后年轻的儿媳妇被强盗盯上,在一次去矿场的路上被抢劫之后轮暴了,回来之后就疯了,过了几个月之后带着两个孩子自杀。

在那以后因为忙于葬礼疏忽了矿场上的工作,一笔大的订单没有如约完成,为此几乎把所有积蓄赔了进去。

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老人说


我要杀了那个杀了我儿子的人。


罗泽感到了一丝诡异的熟悉感,她知道这件事,但不确定是在哪里。她的生命虽然只有短短的20年不到,但经历的事情可能比常人的三倍还多,范围太广了,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抓住这一个飘忽不定的线索。

但最起码已经让她警戒到了足够避开老人刺来的小刀的程度。


当史雷跟着米库利奥,在队伍里的最后一个翻进房间的时候,里面的老人已经咽气了。


“被你给说对啦,”少女说,她现在已经拿下了面具,正在怀里摸索着什么东西“宾果,这就是个陷阱。”


“不过我们还是快走吧,这里被放了毒气。”

“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影响,不过我再待下去的话就不妙啦。”


说完红发的少女便没有再管屋子里的其他人,就像进来时那样径自从打开的窗户里翻了出去。


于是情况又变得像故事开始时那样,少女回到了旅馆狭小的房间里坐着,褐色头发的天族靠在窗边。


“我以前来过这里。”罗泽说“去看骑士姬爱丽夏的雕像,那个....人就是在那时候杀掉的。”


史雷没有催促她,所以少女说得很慢。


“很好笑吧,我小的时候很喜欢她,想着如果她生在现在这个时代就好了,她一定能做到的,带领大家结束战争,建立一个和平的,没有腐败的国家,她还是导师的从士,拯救过世界的人,天啊,她那么好,我想成为她那样的人。”

“但是我只能杀人,我只能做到这个,王族没救了,贵族也没救了,他们背叛了我们,我只能做到这些了。”


“这不是你的错。”天族坐到年轻的导师的身边,轻轻的拍着对方的背。


“我知道。”

罗泽松了一口气。

“我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


“有很多人因为你活了下来。”天族缓缓地说。

“就像你以前说会选择自己的道路的时候一样,人是总要做出选择的。”


“这算什么,导师手册开篇语?”罗泽笑了起来

“算是吧。”天族也笑了两声。


他有些担心罗泽,女孩的灵魂之所以在杀了这么多人之后依旧是纯净的,多半因为她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

如果在某一天她开始怀疑了呢,如果在某一天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呢。

她会被污染吗,她会暗堕吗,他们会....重蹈覆辙吗。


“我大概也能感受到一些,”罗泽没头没尾的说“灵魂纯粹的原因。你们不是也说过嘛,罗泽就是罗泽,这样的。”

“米库利奥说的我也考虑过,这一行再这样做下去,万一哪一天运气不好,嘣的一下,我就暗堕了呢。”

“但是就算这样,我也认为这是我现在应该做的事情了,和试炼顺路的话。”


“所以啊,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罗泽转过身子,正对着自己的主神。


“万一发生什么,你是可以杀掉我的吧。”

她轻快的说。


“这当然不是说我就这么放弃自己的梦想啊什么的,只是人总是要做出选择的。”

“对吧,史雷老师。”


-FIN-


几乎全篇都在写罗泽大大(笑)

米库和史雷放到了暗线,大概可以从旁观者的角度推测一下他们的情况这样,我真的是越想写哪对写得越隐晦。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评论 ( 2 )
热度 ( 302 )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