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西乙训
商用约稿走私信或qq 985630402

WB @西乙训

ASK:http://ask.fm/Innogell (欢迎来玩w

∝∝∝∝

*其实是文,请点开

*叙事粮食向。隐酒茨/鬼使白黑

小白形态的白藏主出没注意

时间线在晴明失忆之前

白藏主与茨木认识,关系不好不坏这样的捏造设定

从【茨木被称为罗生门之鬼也是因为他为误入罗生门的人引路带他们回到人世】衍生而来

鬼使黑生前原名设定为黑羽黑野,没什么捏他和考据,just个人兴趣



【残光】


“喂。”

少年看了看周围,还是和一路走过来时一样一片漆黑,别说人影了就连飞虫的嗡嗡声都听不到,他几乎要把刚才的声音当成自己的幻觉了。

“喂,小子,说你呢。”

这次声音更清楚了一些,又尖又细还带着一些孩童的奶气,难以想象什么样的人会有一副这样的嗓音。

黑羽黑野这才找到声音的源头——一个白白的,尾巴尖上长着几根红色的杂毛的幼犬大小的生物。


“狗".....狗说话了?!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便被眼前的生物激烈的打断了。

“不是狗是狐狸!狐狸!!”

“哈......”黑羽黑野抓了抓头发“就算你这么说.......”

“呵,”那个浑身白毛的生物再次打断了他“你见过会说话的狗吗?”

那当然没有。

少年搜索自己贫瘠的记忆,可悲的是在他经历的短暂的人生中大部分都是被关在漆黑的窄间里,还有一部分大概就是各种各样的劳作,总之没有什么能提供见识的地方。

所以那当然是没有见过的,也没有听说过。

“原来还有会说话的狐狸呀。”

“那当然。”那个像小狗一样的狐狸立正挺胸,自豪的说“我可是大狐狸妖.....不对,狐狸大妖呢!”


啊是吗是吗,那可真是了不起。

黑羽黑野称赞道。

狐狸满意的点了点头,跟着他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不对不对。”狐狸说。“回去,你不应该往那里走。”

“可是为什么呀,我就是从那里过来的,当然没有理由折回去。”少年回答道。

狐狸闻了闻少年的衣角。

果然其实是狗吧,黑羽黑野想,这个世上竟真的有会说话的狗,回去一定得告诉弟弟。

“奇怪。”那狗闻了一下,原地转了一圈,又闻了闻。

“你是人呀。”它抽着鼻子说道。

“我当然是人呀。”黑羽黑野回答道。


“不不不,”那狗又在原地踱了几圈“人类是不能走到这里的。”

“而且是人类的话,反正也走不过去,不如还是现在就回去。”

说着他还回头看了一眼。

黑羽黒野跟着它的目光一起望了一下,来时的路上一点光都没有,黑暗把所有东西的不分彼此的粘在一起,什么轮廓都看不到。

反倒是向前的方向还能看到一片残光。


“现在跟着我走还能出去,要是到了罗生门的话没有那个家伙引路可就难咯。”

“罗生门?”黑羽黒野问道。

“从罗生门回家的路我可是一清二楚。”他说。



“蠢货,不是那个罗生门。”小白狗跺了跺脚。“你啊,记得自己过来之前在干什么吗。”


当然是用在路上的尸骸怀中摸出来的碎钱买了金平糖,赶回家去带给弟弟的路上。

不对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


那就是偷偷撬开锁拉着弟弟出去看满月,然后回家的路上体弱的弟弟在自己的背上睡着了的那次。

这也不对

那么是........


“能走上这条路的不是妖怪,就是因为各种原因半死不活的人类的生魂,像你这样的我还是头一次见。”


罗生门一是位于平安京中央通往南北的朱雀大道上南端的一个残破不堪的城门,

二则是由于荒芜的城门被狐狸和盗贼当作栖身之所,最后甚至衍生出把没人认领的死尸抛弃在城楼的习惯而成了的,人世与非人世的分界之处。

这既是罗生门又不是罗生门也便是这个原因了。


当然,只有妖物与魂魄才能到达的第二个罗生门虽然与人世间的那个重叠着,但是对于人类来说看不见也摸不着,其实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我刚才在,做什么呢。”

少年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在这条路上行走之前那个时刻的记忆。

仿佛是从意识到开始就在这里行走,必须向前,必须走到终点一般。

到了终点的话会发生什么吗?

他感到了模模糊糊的不安,但是这个不安却并不是因为要前行,而且因为那只自称狐狸的白狗提出的,[回去]的建议。

往回走的话会发生什么吗。

往回走的话会就知道了吧。

知道自己是从哪里走向这边的,知道自己在这条通往非人世的道路上之前那个时刻,那个没有记忆的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本微小的不安扩大了,在心脏处膨胀,占据了他的大脑和四肢。


“我...”黑羽黑野挤出一些声音。


“我在.....”

“我”

“埋了起来。”


“把弟弟的”


“尸体”

“埋了起来。”



现在的少年已经失去了故事刚开始时的,瘦弱枯黄的样貌。他的骨头发出卡拉卡拉的声音,看起来是在生长,仿佛就像是要戳破那些营养不良的皮肤那样,但是没有,他变得怪异了起来,眼白变得血红而瞳孔却淡得发光,他从一个哪里都能看到的,路边乞讨的穷孩子变成了一个接近画像上的恶鬼一般的样子。


“哦呵,这真是让人意外。”自称狐狸大妖怪的小白狗发出了赞叹。

他从来没想到居然能看到活人堕落成鬼,倒也不是说没有,大江山上的那个和这边领路的都是很好的例子,只是这样的实在是太少了,少到他两百多年的狐生里也只听过这么两个而已。

于是他围着少年转了几圈,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只有一点点瘴气围绕在少年枯瘦的手脚上,与另外两个相比简直淡得可笑。

但他依旧快活的甩了甩尾巴,向前跑了几步示意少年跟上。


黑羽黑野浑浑噩噩的跟着会讲话的白毛球走了一段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回去的路。

“你不是要带我回去吗?”他问。

“我还以为你是人。”

“我是人呀。”黑羽黑野反驳道,但反正他也想要往前走便依旧跟在后面。

“你不是啦,”小白狗摇着尾巴,用幼童一般又脆又软的声音说道 “你是鬼啦,鬼,恶鬼罗刹,听过没?”

那当然是听过的。再什么都不景气的村子里,饿着肚子的人们也就只有用哪儿又杀人了,哪儿又有妖怪了,哪儿的鬼,

又来寻仇了

这些话本故事来消遣了。


所以鬼这种东西他是知道的,所有人都怕鬼,这么想的话做鬼也不坏,起码做鬼不会被打。搞不好还能在夜晚一个一个杀了那些曾经唾弃过他们兄弟俩的人们,在妻子面前杀了丈夫在孩子面前杀了母亲,看着他们跪在地上求饶,血流满地,一定比现在的自己风光不少。

可是我没有死呀,黑羽黑野想。虽然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黑色指甲又长又尖,又看了看地面,感觉自己应该是长高了不少,身体也不疼了,甚至有一种久违的轻快感。

他现在可以看清之前远远望见的那些残光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站在那片浅淡的光晕里面,整片黑暗里就那里有光,就像是在感召着他快些过去一样。在那上方确实是有个城门架子的样子,架子上还吊着几个尸体。

他一点也不害怕。


黑羽黑野几乎是跑到罗生门下的。

他等不及了,觉得自己一定要快点来到这里,这里有他需要的,能帮他摆脱苦难的东西。


“你不是在做阴阳师的走狗吗,白藏主。”

城门架子的顶上响起了男人的声音。黑羽黑野抬头望去的时候那人正好跳下来,像一张纸片一样轻飘飘的落在少年面前。

“不是狗啊小白是狐狸啦狐狸。”小白狗争辩道。

“茨木,你看看这家伙。”他在黑羽黑野的脚边转了一圈,看着刚刚跳下来的白发男人补充道。

“由人身直接变为恶鬼的又要多了一个咯。”


于是少年又顺着小白的目光看回去。他知道这个人,起码听过他的传说,嗜血好战,不容于人世的鬼之子。

他想起母亲,那个女人在打骂自己和弟弟的时候说的也不外乎什么被诅咒啊,鬼之子云云。

他的脑袋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走吧小子,”白发的男人说道“吾带你回去。”



还没等黑羽黑野开口说什么,小白狗先一步大叫起来。你傻了吗茨木童子,这家伙已经不是人了回去做什么,你连这都看不出来吗怕不是被酒吞把脑壳里面的东西换成假酒了。

“给吾闭嘴!”

男人右手一翻从虚空中抓出一把黑焰,准确的糊了小白狗一脸。

“吾友才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情!!汝要是再诋毁吾友休怪吾不讲情面。”

原来重点在这里吗!


“再说了”茨木撇了一眼少年 “这小子走不过去的。”

小白狗哧了一声“鬼相都露出来了,怎么会走不过去?”随即转头示意黑羽黑野穿过那个破败的罗生门。

少年在两个妖怪的面前战战兢兢的挪了几步,眼看就要走过门柱了还是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小白狗问。

有东西挡着。少年回答。非常的重。

我看看我看看,小狗在城门底下进进出出的跑了两圈

哎呀那确实是不行啦,看起来你确实还是人类呀。它总结道。

黑羽黑野的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无力的愤怒。他来到这里,对自己堕落成恶鬼这件事甚至是欣喜的。有一半人想要做神,另一半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有这个可能的就想做恶鬼,吃仇人的肉,和仇人的血,和仇人同归于尽,就算一命换一命也值了。

因为如果不成为恶鬼的话,就连这个都做不到。


黑羽黑野显而易见的不知所措了起来。他一开始,在被会说人话的狗搭讪之前是死气沉沉的,随后是平静的,再往后便兴奋跑向了罗生门,总之这样的情绪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脸上。

他转过头去看刚刚跳下来的那个,传说是由人堕落成鬼的男人,那人穿着单衣,看起来着实不像个恶鬼,白色的皮肤,艳红的鬼角,甚至比祭典上演神乐的巫女还要好看上几分。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黑羽黑野还是不死心“传说你以前是人,传说是错的吗。”

“小白原本是狐狸。”男人没有开口,反倒是跟着少年走了一路的小动物插嘴道 “是个活了很久的狐狸。”

活得比普通狐狸久太多啦,所以有许许多多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占着一个山头,过着幸福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山里来了一群和尚。

那群和尚可不是普通的和尚,他们建了个庙就开始杀我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我气不过,就半夜摸进庙里把他们全部咬死了。

那之后我就发现我居然能变成老和尚的样子啦,然后我看到桌上摆着一封信,信是老和尚的侄子写给他的,说下个月会来探望他,于是我叫来了我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把和尚们的尸体高高兴兴的吃了,再变成老和尚,等他侄子来的时候,也咬死了他的侄子。

然后小白就变成了一只特别大的狐狸。



原来这还真是一只狐狸,但是我又没问你。


狐狸用后爪挠了挠耳朵接着说道“这家伙以前也真的是个人。”

白发的男人点了点头。

“传说都是真的。”狐狸补充。“说起来这家伙以前还和你有点像,可能是因为你们都又瘦又小,又瘦又小的人类孩子看起来都差不多。”

那为什么我就不行了呢,黑羽黑野绝望的想。我曾经想让爸妈好起来,但是没有用,他们还是那样打我们,然后想让弟弟过上好日子,依旧没有用,他还是每天都吃不上几口饭,他甚至还想省给我吃,我想我一定得保护好他,这是唯一把我当人看的人了,我的弟弟,我的宝贝,然后他就死了,不再吸气呼气,也不能再抬手摸摸我的脸,我亲手埋了他的尸体。

就在刚才,我亲手

埋了

他的

尸体。


我恨透了我的父母,恨透了村里的人,我想把他们杀光,把皮剥下来盖在弟弟的坟头上,铺在三途川的路上,好让我的弟弟踩着他们上阎罗殿。






茨木看着面前的少年抱着头蹲下去。他看起来是哭了,他一定是哭了,人类嘛就是这样难搞。

于是他俯下身再拍了拍少年的头。

走。

他说。

黑羽黑野微微动了一下,问我那么恨他们,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因为如果汝杀了人,汝会梦到他们。”

少年好像听懂了,他抬起头来,眼前的人还是像刚刚从城门上跳下来时那样轻飘飘的,嘴巴闭着,眼睛看着自己,脸上没有表情,不像刚才用黑焰砸狐狸时那样有着显而易见的愤怒,也不像个人生导师那样摆出意味深长的脸。像是在看着他,也像是什么都不在看。

“走吧。”

男人又重复了一遍,黑羽黒野呆呆的站起来跟了上去。



您恨他们吗?

那些把你赶出去的村民

不,吾为何要恨他们。



您有在意的人吗

有,那是吾的挚友,若是要吾说他的英明神武,那可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汝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汝只需知道他会击败吾,然后吃了吾的血肉让吾成为他力量的一部分。



那就是了,少年想,我是成不了这样的东西的。

我不能视性命为草芥,我不能饮下鲜血还觉得畅快,我的弟弟和我的父母一样是人,所以我也是人,我才能爱着我的弟弟我才能把他视作珍宝,我才会怨恨我才会想要杀了他们全部。

若我不是人,那么他们对我来说便不值一提,我也就不会想要报仇,不会想要剖开他们的肚子敲开他们的头颅,我便不会再爱着月白。

那么简单的事情。


所以少年终究没有成为恶鬼,他的脚步不再轻盈,又变回了来时那幅枯瘦的样子。他在新铺的坟头前与引路者和狐狸告别,最后看了一眼那个罗生门,那个地方依旧有几点残光,连成一片,就像永远不会消失那样,亮亮的,看起来有点诱人,还是像在感召他过去一样。


他移开目光,转过头,已经过了午夜,再没有哪个人家还点着灯了。

于是他向着漆黑的人世走了进去。



-FIN-



由人堕落成恶鬼和魂魄不一样

后来小黑是成为鬼使,正规工作人员,本质只是人的魂,与【不能称作人只能称作恶鬼】的茨木不一样。这样的感觉。


以及我拒绝不描写茨木的美貌,毕竟是传说盖章的倾城一笑,不描写美貌就是ooc(快醒醒那是变的 


最后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9)
热度(308)

© ∝∝∝∝ | Powered by LOFTER